天盛长歌第45集剧情介绍

剧情介绍 分集剧情 演员表

2018-09-17 18:03 来源:互联网 作者:剧情迷 求资源

摘要:天盛长歌第45集预告剧情 宁弈威胁天盛帝放知微 知微被封公主远嫁金狮 宁弈恳求天盛帝放了凤知微一条命,并以引发自己体内的双生蛊作为要挟,宁弈赌

天盛长歌第45集预告剧情

宁弈威胁天盛帝放知微 知微被封公主远嫁金狮

宁弈恳求天盛帝放了凤知微一条命,并以引发自己体内的双生蛊作为要挟,宁弈赌的就是天盛帝不会为了凤知微一条命而放弃天盛的大好河山,天盛帝虽怒可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宁弈居然为了凤知微可以牺牲他的性命,宁弈则表示凤知微和父皇在他的心中是一样的,无论少了谁他都不会独活,天盛帝心内稍安,为了保持帝王风范,称赞宁弈现在长大了胆敢和皇权争辩,胆敢和他对峙,这些让他也甚感欣慰,天盛帝知道在宁弈的心中是恨他的,也知道双生蛊的事情现在已经成为了宁弈的心结,天盛帝告诉宁弈这个心结如果解开了他会比现在痛苦千百倍,询问宁弈是否还会愿意解开,宁弈跪在地上恭敬回答想,天盛帝的思绪似乎回到了以前,告诉宁弈这件事和他的母妃有关,也隐瞒了半生,本不想说出来的,担心有一天宁弈也会为情所困,为情所累,宁弈讽刺天盛帝居然还知道感情的事情,随后,宁弈再次恳请天盛帝放了凤知微,天盛帝答应宁弈所求,但是却表示不会放过大成遗孤,如果以后凤知微有心和血浮屠复国,他也会定斩不饶,宁弈恭敬拜别天盛帝,天盛帝的目光深邃且饱含深意,嘴角露出丝丝笑容。

因为至亲的死去,凤知微大受打击不吃不喝不笑,紧闭房门,赫连铮来到凤知微的门外,被顾南衣拦住,询问赫连铮即使闯进去又能为凤知微做什么,赫连铮站在门口向房内的凤知微倾诉,这些日子以来昼夜折磨他的都是害怕失去凤知微的恐惧,为了凤知微他可以以金狮王子的名义向天起誓和天盛为敌,此生决不食言,尤其是为了凤知微,可凤知微依窗而立连头也不回一下。

这样的凤知微让顾南衣非常痛心,可是也没有办法,只好私下找赫连铮,希望他能想办法逗凤知微开心,让她吃让她喝让她笑,赫连铮面露为难之色,认为现在的凤知微已经变了,刚才看见她的时候就知道凤知微已经不是过去的凤知微了。顾南衣却认为虽然凤知微不是过去的凤知微了,可是赫连铮却还是过去的赫连铮,一定有办法让凤知微开心的,赫连铮忽然顿悟,想到了一个办法让凤知微开心。

赫连铮带着几个侍卫和顾南衣在凤知微楼下跳舞,凤知微听到声音走出来,看到几个男人之间的尬舞,看到顾南衣木讷的任由赫连铮摆布跳舞,这一切也都是为了让她开心,凤知微想起了和二人经历的种种,含泪掩面而笑,两人顿时不知凤知微究竟是哭还是笑,凤知微淡淡的说了句我饿了,两人顿时大喜。

凤知微一连吃了好几碗的饭菜,还不住的再吃,赫连铮忙劝说凤知微没有人跟她抢,慢慢吃,赫连铮看着这样的凤知微不自觉露出欣慰的笑容,凤知微活了。此时,有人来报金狮国的大王驾崩了,凤知微大惊,以前以为只有自己是最痛的人,可是现在又多了一个赫连铮,赫连铮属下的人都以为大王一定是被人谋害的,属下的大臣告诉赫连铮自从后宫刘牡丹掌权,大王就防备着她,并且偷偷立下遗照交给他保管,大臣认为王庭上下只有赫连铮可以为大王报仇,执掌金狮国,随后将遗照交给了赫连铮,赫连铮早已是泪流满面,手捧遗照发誓就算马革裹尸也要杀回金狮,为父亲报仇。

赫连铮来找天盛帝求助希望能出兵去攻打金狮,天盛帝却露出为难之色,声称自己是出师无名。在屏风后的凤知微写下纸条递给了天盛帝的近身给使,上写着金狮和天盛互为犄角,只有相互保护才不被大悦所侵犯,给使用这番话去劝说天盛帝,跪着的赫连铮立刻表示给使所言极是,劝皇上三思,天盛帝遂问赫连铮是否愿意和他成为姻亲,帮扶姻亲也算是师出有名,听闻这些赫连铮跌坐地上,里面的凤知微已然落泪,随即写下纸条,给使进入去取,赫连铮答应的同时,凤知微也写完了纸条递给给使,给使将纸条转呈天盛帝,愿意嫁去金狮,天盛帝立刻封赐凤知微为圣婴公主,许配赫连铮,赫连铮既意外也惊喜,叩谢天盛帝而去,凤知微的眼泪擦干了再次流下来。

等到赫连铮离开,凤知微出来跪在了天盛帝面前,天盛帝询问凤知微是否怨他,凤知微行大礼自称圣婴叩谢皇帝大恩,行礼之后面无表情的欲离开,天盛帝又叫住了凤知微,告诉她他不希望楚王怨恨他,凤知微自然知道天盛帝的意思,行礼离开,天盛帝看到凤知微离开也痛苦的闭上眼睛,重重的舒了口气。

宁弈在桥上等着,凤知微来到身后,轻轻说句我来了,两人的回忆顿时充斥脑海,多少次相聚在这个桥上,有多少的故事发生在这里。可是,接下来凤知微一句轻轻的我要走了,将宁弈拉回到现实中,凤知微告诉宁弈她要跟着赫连铮去金狮,打算做赫连铮的王妃了,想到要离开这里她却觉得非常平静,宁弈直直的看着凤知微,凤知微却无法抬头看向宁弈,担心看到宁弈就会无法离开,宁弈伸手抚摸凤知微的脸颊,凤知微瞬间泪崩,宁弈强忍自己的眼泪帮凤知微擦拭,凤知微抓着宁弈的手贴着自己的脸,感受宁弈手心的温度,凤知微轻声告诉宁弈她到金狮也可以躲避狂风,或许再也不会回来了,凤知微狠心推开宁弈的手低头离开,宁弈愣在那里,手心上凤知微眼泪的残留让宁弈心痛欲裂,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赫连铮和自己的属下三隼念叨,担心此举是害了凤知微,因为现在的金狮危机四伏,他喜欢凤知微就不能让凤知微涉嫌,也不能为了给父亲报仇而毁掉凤知微的自由,因此赫连铮打算进宫去向天盛帝推掉这门亲事,在门外的顾南衣和凤知微恰好听到这番对话,凤知微推门而入,告诉赫连铮她其实也是在利用赫连铮对她的喜欢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在天盛帝这里她如芒刺在背,欲除之而后快,在金狮要比这里安全的多,随后凤知微询问赫连铮是否在意她此时的心里有别人,是否在意这个人在她的心里会很长时间去除不掉,赫连铮表示不在意是假的,但是他会尽量缩短这个人在凤知微心里的时间,并且表示一定会豁出性命保护凤知微一生周全,凤知微命令顾南衣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去金狮,赫连铮看到凤知微眼神的坚定自然也就不再劝阻。

宁弈喝多了来见天盛帝,讽刺天盛帝阴谋得逞送走了凤知微,天盛帝也不生气,也不抬眼看宁弈,反而提出另一个事情,要宁弈名义上去送亲实际除掉赫连铮,天盛帝不愿意和盛年天子为友,唯有现在刘牡丹他们孤儿寡母才是天盛的盟友,宁弈不从,天盛帝则命人带出了凌英姑姑,宁弈眼睛含着泪水扑向凌英,随即天盛帝又命人带走了凌英,宁弈请求和凌英谈话,以解自己多年的思母之情,天盛帝却告诉宁弈等除掉赫连铮自然如他所愿,宁弈眼中含着泪水,愤怒的看着天盛帝,跪地应允。

在凤知微出嫁离开帝京的同时,宁齐向天盛帝谏言,欲掌控金狮,就必定先掌控金狮内廷的变革,带人去营救金狮内廷的人,这样内廷和宁弈联合就能一举除掉赫连铮,天盛帝赐宁齐御笔手诏,让他着手去办。

随后,宁齐去找彭沛,让他用自己高超的临摹本事在皇上的手诏上面添加一行字除掉楚王就助他称王,彭沛担心自己造假是死罪一条,可因为有把柄在宁齐的手上,不得不尊办。

但是彭沛由于对此时心里害怕喝多了,向徐侍郎透漏了密旨的事情,可是并未说密旨的内容,徐侍郎迅速的来找辛子砚,辛子砚担心密旨对楚王不利只身前去拦截圣旨。

宁弈忽然从马上摔下来摔伤了,凤知微慌忙去看宁弈,并责怪宁弈太大意,宁弈却笑言二人只有彼此受伤才能和平相处,因此认为自己这次摔得太值得了,凤知微愠怒,声称二人本就不该相识,随即落下泪来关心的看宁弈摔伤的腿,宁弈夸张的喊疼,凤知微含泪而笑,宁弈忽然觉得凤知微哭的时候真的很美,只是感伤他如果不是王子该有多好。

宗宸让顾南衣以后视凤知微为主子,誓死守护在凤知微身边,顾南衣领命。

表面上宁弈受伤严重随着送亲队伍在马车里静养,缓慢而行,实际则骑快马带着两名属下离开。

马车中的凤知微有些心神不宁,女将军华琼劝说凤知微不要总是惦记宁弈,既然选择了赫连铮就不该再做他想,凤知微则表示近几日宁弈都安静的很,因此猜测宁弈一定是另有谋划

赫连铮也抢先一步带着三隼二人回到了金狮国的呼卓城,楚王宁弈则去找了大悦的三皇子安王晋思羽,晋思羽暗自思付自己并不认识这个楚王,命属下的人先安置宁弈安置在客栈,并谎称他不在,随后晋思羽让属下郭俊去假扮他,晚上先去会一会宁弈。

晚上,郭俊和晋思羽互换了身份,乐师一旁弹奏,忽然只弹奏时候出现了小小的瑕疵,宁弈看到晋思羽面上有一丝不悦,而假扮晋思羽的郭晋则是面无表情,很明显没有听出来,遂故意称赞安王度,早就听说安王精通音律,没想到却能容许乐师有这样的疏漏。

转载请注明: 天盛长歌分集剧情介绍(1-56集)大结局_563剧情网 +复制链接

本文地址:http://www.563wan.com/news/201808/38671.html

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563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本站为非营利性资源下载站,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如果有侵犯你的任何版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感谢您对563wan手机游戏网的支持!
Copyright 2002-2012 563wan.com,All Rights Reserved. 板权所有 563wan游戏网 皖Ib-326512545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更多高清资源

会员每天可收到更多免费电影资源
提示:关注后可回复你要搜索内容